济南干欣机床设备有限公司
联系方式
传真:0531-8886812
电话:0531-8886811
邮箱:bh@shpufan.com
产品目录

义乌圣诞节用品敢对欧美市场说不?

  “和去年相比,今年义乌的圣诞用品制造商在新产品、新生产技术方面的投入增加不少,传统的圣诞用品也开始向功能化日用装饰产品转型,这是一个好现象。”昨天,记者从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协会了解到,从目前情况来看,多数企业不愁订单,愁的是员工的人力成本和熟练工较为缺乏。另一个明显的变化是,受各种生产成本影响,今年的圣诞用品价格有5%~10%的普涨幅度。而外贸主打区域,已从欧美逐渐延伸到俄罗斯和中美洲等国家。
  
  现状调查
  
  员工月薪上涨一成企业多支出50万元
  
  如果去劳务市场搜索圣诞用品企业的手工活岗位,会发现今年的薪酬已经从去年的1800元左右,普涨至现在的2000元左右。
  
  “员工工资看上去只涨了一成,对工厂的成本结构来说,却是最大的支出项目。”在义乌经营圣诞用品的黄岩客商黄伟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一个工人每月涨200元工资,一年就是2400元,工厂各个岗位加起来有200多名员工,一年下来就要多支出48万元。而实际上,部分岗位因为旺季开始需要加班,还要另外支付加班工资,少数管理层的有薪更是超过2000元。因此,今年全年仅人力成本就要比去年增加50多万元。相比之下,原材料、物流等涨价带来的影响小了许多。
  
  在黄伟珏看来,企业要持续运营,必要的支出还是得花,虽然各种成本的涨幅要高于产品的提价幅度,但反过来看,生产时间的延长也说明接到的订单比较多,两相比较,大不了就是自己少赚点钱。
  
  据了解,规模较大的圣诞用品制造企业,都在想办法通过接大订单来拉低单个产品的生产成本,小规模企业的人力成本压力反而更大。
  
  在采访中,有企业主透露,今年已经有数家小企业因生产成本过高,再加上生产条件不达标接不到单子,不得不关掉工厂退出这一行业。
  
  规避限电潜在影响外包异地企业加工
  
  除人工成本外,限电带来的潜在影响同样不可小视。部分企业为规避限电,有的选择在外地另设加工厂,有的则把一些上下游工序外包给其他工厂。
  
  在义乌做圣诞用品配件生意的张先生就吃过限电的苦。去年,他家设在金华的加工厂因为限电,平时一天能做完的活起码要三天才能完成。“如果今年仍然这样,肯定会影响企业的信誉度,对今后接单也会带来不良影响。”
  
  考虑再三,张先生今年将单子拆成几部分,简单的手工程序全外包给丽水等地的来料加工点制作,然后统一发给下游企业。
  
  对原籍不是义乌的圣诞用品供应商来说,把生产基地搬到义乌的迫切性也不像以前那么高了。
  
  “特别是订单日期排得紧密的时候,停上一天电就会带来一系列负面的连锁反应。”有着“圣诞村”之称的义乌福田圣诞用品专业市场部分商家介绍,他们基本上都在厂里准备了几台发电机,以应对随时可能碰到的拉闸限电。如果有可能,还会考虑在周边县市另设加工点,或在外地寻找合适的外包企业合作。
  
  转型样本
  
  抛弃传统微利商品
  
  开发日用装饰新品
  
  生产成本的递增,光靠传统产品已经无法保证原有的利润率。要破解难题,只能在新产品上多做文章,走“人无我有”的专业化产品。
  
  在“圣诞村”的博旭工艺品公司店铺内,老板黄允旭设计了数月的新产品已经出了样品。
  
  去年,黄允旭推出首款融合了中西方元素的圣诞灯笼,受到国内外客户的一致好评。今年,他刚刚推出的镜面亚克力镂空挂片系列产品(如图),同样受到了客户的赞誉。
  
  该系列产品分为40厘米见方、20厘米见方等多个规格,最大的可做成1.2米乘1.8米的规格,各种挂片的图案可按客户需求随时更改设计。
  
  黄允旭介绍,这种挂片既可用做圣诞树上的挂件,也可以单独拿来装饰门窗或墙壁。只要在图案上略作改动,还可以用于圣诞节以外其他节日,适合家庭、企业、酒店或聚会使用。
  
  为了扩大销路,黄允旭还设计了数款图案中部带石英钟的新产品,把圣诞用品的概念扩展到了家居日用品的范畴。另外,他还在设计带LED灯的幻彩挂片摆件,提升产品附加值。
  
  “产品外观很精致,但生产过程非常耗时,小型挂片都要用激光雕刻机刻上1个多小时,所以批发价格要贵一些,小规格的4元一片,中规格的要16元一片。”黄允旭告诉记者,很多国内外客户对产品没有异议,关键点还在于价格。
  
  过几天,他打算去广州考察新的替代材料和生产设备,专门研发、生产这个系列的产品。为此,他把之前兼卖的圣诞球、圣诞挂饰等传统微利商品全部撤出了店铺。
  
  机械臂替代手工活
  
  投入不小效果不错
  
  新产品要拓展,新技术也要跟着上马。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协会副会长、黄岩籍圣诞用品制造商蔡勤亮对此颇有体会。
  
  “厂里引进了一批机械臂设备,用来替代人工岗位。”蔡勤亮介绍,现在熟练工人不好招,有些员工刚来不久就会跳槽,对工厂运作有很大影响,使用机械化设备,可以较好地解决这些问题。
  
  蔡勤亮所说的机械臂主要生产圣诞球、圣诞铃铛等挂件,效率远比人工生产要高得多。不过,机械臂的价格也不菲,一条生产线就要100多万元。
  
  蔡勤亮坦言,如果是一般的小企业,未必肯“出血”引进类似的新设备。但对做惯了微利商品的企业来说,大浪淘沙是必然结果。如果没有长远的发展目标,企业肯定跟不上商品更新换代的步伐。
  
  圣诞用品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认为,过于集中且低技术含量的生产企业,只会带来日益激烈的价格竞争,同时,也无助于提升义乌商品的档次和质量。唯有破而后立,才有可能带动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,在中高档圣诞用品市场抢到更大份额。 返回上页